綠帽夫躲摩鐵「聽妻大戰小王整晚」決定撤告 嘆:有人讓她爽也好

甚至它連工作都不是,工作還有酬勞、還有樂趣、甚至成就感,而被老呂拜託來抓他老婆的姦,純屬我交友不慎、愛貪小便宜(常被他請喝酒)導致的悲慘結局。

我也推了很久推不掉,我說你既然已經請了徵信社的人,到時候再找個警察幫忙破門而入就好了,何必找我這個尷尬角色(他老婆我也認識)來參一腳。結果台南徵信社的管區警察不肯來,因為他們派出所上次有人幫忙捉姦,破門而入後被告「毀損」、「侵入住宅」,還出了好幾次庭,最後雖然只是被處罰金,但已經覺得夠衰了,反而互告的雙方都撤回告訴,結果那個案子只有警察有事。

我說那這樣你們要怎麼捉?台南徵信社說我跟蹤他們到MOTEL,我們就租下隔壁房間,監聽他們的動靜,等到早上他們去吃早餐回來,我們就可以乘機進門,拿走床單和垃圾桶證物,不但不會被告,而且告定他們了。
那好呀!那還要我幹嘛?

「哎呀,我出的錢少,徵信社只肯派一個人,警察又不來,你就當作我的親友,壯一壯聲勢嘛!」老呂苦苦哀求,「至少我們人比他們多,一對一,還剩一個可以乘虛而入,拜託啦……改天再請你喝酒!」
我可不是為了有酒喝才答應的,既然朋友有難,當然應該拔刀相助,但我事先聲明:只旁觀不動手。

沒想到最主要卻是「旁聽」,MOTEL的小屋都是木板隔間,隔壁動靜聽得清清楚楚,開電視聲、淋浴聲、沖馬桶聲、電視換音樂聲,然後兩個人開始大小聲,那真是激情嘿咻,淋漓盡致。不但各種喊叫、哀嚎、求饒、乞憐紛紛出籠,而且是高八度,又再高八度的,什麼「快!快!快」「就是這裡,這裡……」「受不了,受不了了」「來了,來了,來了」「我不行了,不行……」一場又一場用聽的A片就在房間上演中。

台南徵信社的大概聽慣了,只一支又一支的抽著菸,老呂的臉則一下紅一下綠,額頭上青筋暴漲,兩眼發出兇光,我真擔心他會高血壓心臟病發作,現在才凌晨,我們得等到七、八點吃早餐時才能行動,在這之前只希望隔壁能早點結束大戰,大家圖個清靜。

「馬的!在家裡一聲不吭,跟死魚一樣,跟別人……」老呂嘴裡叨念著。

我也不好問他,更不好勸他,只祈禱隔壁的淫聲豔語早點結束……結果兩個人精力超強,來了一次又一次,中間幾乎都只有短暫休息,可能是時間寶貴捨不得睡吧!「春宵一刻值千金」沒錯,但春宵一夜吵死人也是真的……

終於熬到天亮了,老呂忽然站起來說:「走吧!不抓了!」

「為什麼?」我和徵信社異口同聲,好不容易才撐到現在說。

老呂嘆了一口氣:「有人可以讓她爽成這樣,也難怪她……不抓了!回去離婚,我成全她。」